<thead id="v9133"><var id="v9133"></var></thead>
<address id="v9133"><th id="v9133"></th></address>

<form id="v9133"></form>
<noframes id="v9133"><address id="v9133"><nobr id="v9133"></nobr></address>
<address id="v9133"><address id="v9133"><nobr id="v9133"></nob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v9133"><address id="v9133"><th id="v9133"></th></address>

    rss 推薦閱讀 wap

    科技創新網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電子|通信|數碼|信息安全!

    熱門關鍵詞:  as  xxx  團口媒體  2月四日  團口
    首頁 科技頭條 業界聚焦 互聯網絡 熱點專題 科技前沿 風云人物 媒體動態 產業經濟 移動通信 數碼電子

    為什么中國互聯網正在告別硅谷崇拜?

    發布時間:2021-04-08 17:41:25 已有: 人閱讀

      美國人可能不曾想到,互聯網這個它們曾經發明并長期領先的技術如今會在中國以高速狂奔的方式迅速壯大,他們也不曾想到中國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改變雙方在互聯網領域的力量對比。

      如果我們問:美團像美國的哪個互聯網公司?這個問題我們找不到正確答案,沒錯,美團創業之初的概念是從Groupon開始的,但如今的美團早已橫跨外賣、團購、O2O、酒店、共享單車、在線旅游等多個領域,在美國我們完全找不到在模式和規模上能和美團對標的公司。

      美團是中國互聯網探索自己獨特道路的一個縮影,今天的中國互聯網這個學生早已在心理上和事實上擺脫了對美國老師的依賴。同樣,字節跳動、拼多多、快手、YY、陌陌、小紅書其實在美國都找不到嚴格意義上直接完整對標的公司。

      而即便是在模式上可以對標的騰訊、阿里、微博、嗶哩嗶哩、知乎等公司,其實也在中國獨特的競爭格局中走出了很多極具特色的發展路徑,美國多位網絡評論家就多次呼吁Twitter應該認真研究微博在眾多方面的創新和改進。

      除了公司層面,在模式層面,中國互聯網也探索了多條具有本土特色的道路——社區團購、直播帶貨、共享單車、二維碼移動支付、主權數字貨幣,這些都深刻根植于中國的接地氣的互聯網土壤,他們的共同特征都是——在美國并沒有成功的先例。

      我再舉一個特別小的例子——閃送,這個眾包即時送達的模式在中國一二線城市廣泛流行而不是誕生在美國興起主要由于兩個原因:

      是滴,當一個公司在招股書和路演PPT里不再講“我們是中國版的XXX”的時候,中國互聯網就已經開始構建屬于自己的獨特敘事。

      很難想象,在十年前、二十年前的2000年、2010年,美國互聯網人會向中國互聯網學習任何他們認為有價值的模式和經驗。

      蘋果iOS14發布的“App Clip”,本質上其實是微信小程序在某種意義上的翻版,不可否認,中國的互聯網人更早地看到無需下載、運行在云端的輕應用這一重要趨勢并開始了大規模、有成效的實踐。

      Facebook專門“借鑒”了Tik Tok推出對標產品Lasso,然而很遺憾,它在美國本土被Tik Tok徹底碾壓。

      最近大火的Clubhouse的聲音底層技術來自于一家叫“聲網”的公司,而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是YY曾經的首席技術官。

      中國互聯網不僅僅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對美國的反向輸出,而且在世界范圍內中國公司的模式和經驗也在印度、南美、東南亞、非洲等地被廣泛認可和借鑒——

      的確,中國互聯網公司在極其激勵的競爭和碰撞中誕生的模式和經驗以及在很大程度上被世界看到,這其實也是一種重要的文化輸出。

      過去我們津津樂道的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在中國本土市場徹底打敗了每一家美國巨頭,注意,一些人聲稱這是基于監管保護實現的,這是不準確的,淘寶打敗eBay、QQ打敗MSN、中國團購打敗高朋、滴滴打敗Uber..

      這些幾乎和監管保護沒有任何關系,不要認為這稀疏平常,事實上,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大部分市場,美國的互聯網公司在很例上都戰勝了其本土競爭者,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強悍戰斗力的明證。

      如今,我們的步子又向前邁了一步——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開始規模性出海,在短視頻、游戲、工具、支付等多個領域成功打開多個主流市場,Tik Tok屬于其中的翹楚,長期橫掃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應用排行版。

      這在之前前所未有,因而它的意義也極其重要,在某種意義上,這種高附加值的輸出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體現。

      阿里、YY、騰訊、美團等大公司,安克創新、莉莉絲、原神、閱文、美圖等多個腰部公司也在歐美主流市場撕開了重要口子。

      另一方面,羽翼豐滿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們也在以更直接的方式出海——收購和投資,比如,阿里斥資10億美元投資了東南亞最大電商Lazada,投資了東南亞在線支付平臺HelloPay、入股了新加坡郵政,買下了《》。

      騰訊也在海外也啟動了買買買模式,86億美元收購《部落沖突》的開發商supercell,騰訊還是Snapchat、Spotify的股東,還投資了印度內容社交應用Sharecha和電商Udaan。

      馬云在早年間談及和eBay的競爭時說過一段話——“eBay是海里的鯊魚,而阿里是揚子江里的鱷魚,在海里搏斗,我們可能不占上風,但到了江里,鱷魚是可以打敗鯊魚的。”

      如今,曾經的鱷魚們也已經逐漸進化,開始游向大海,與鯊魚一起廝殺。是滴,正是基于以上三個判斷,今天我們可以非常篤定地宣稱——中國互聯網正在告別硅谷崇拜。接下來一個更本質的問題是——為什么中國互聯網能夠做到這樣?為什么不是歐洲、日本或其他國家的互聯網公司迅速崛起?這背后有沒有什么底層的邏輯?

      人口規模和經濟規模對于互聯網市場而言幾乎是同等重要滴,人口規模的邏輯在于互聯網公司最大的研發成本在某種意義上是省不掉的,它只能通過大規模用戶去攤平,當一個用戶市場很小,很難把單用戶投入降下來,也很難享受規模經濟和網絡效應。

      當然,人口規模是一個前提指標,它還需要經濟規模的支撐,比如印度,人口規模是足夠的,但能支撐的經濟規模太小,購買力不足,也很難形成足夠大的互聯網市場。

      比如印度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根據eMarketer的數據,2018年印度全國數字廣告支出僅為15.3億美元,15.3億美元是一個什么概念呢?2018年微博的全年的收入為17.2億美元,也就是印度全國互聯網廣告收入還不到微博一個公司的收入,而微博這個廣告收入水平在中國互聯網廣告收入里只能排到第七。

      有了規模,還必須是一個統一市場,為什么美國比歐洲互聯網發展的好?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盡管歐洲經濟和人口在總量上比美國大,但歐洲是一個分散市場,語言就是一個直接的壁壘,信息流、物流、資金流都會形成交易成本,非洲同理。

      有人說印度也是統一市場啊,錯了,印度盡管是一個國家,但印度超過100萬人使用的語言就有32種,甚至印度的各個邦之間還會設立一定程度上的關稅,所以從這個意義上,印度遠不是一個統一市場。

      中國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國,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同時中國是一個統一市場,這三點是中國互聯網崛起的基石。

      這是非常容易忽略的一個視角,在企業界一個隱含的法則是——如果你對上一個時代適應的越好,那么你對下一個時代的適應力可能就越差。

      比如,倫敦居然是世界上最后一個擁抱電燈的大城市,原因就在于倫敦在第一次工業時代太強大,它有著極其完善的煤氣燈系統。

      互聯網也一樣,美國在PC時代非常強大,網速也很快,因此它的移動需求迫切性就沒有那么強,今天,美國的PC網絡瀏覽量依然大幅超過中國。

      正如我們很多人跳過固定電話進入手機時代一樣,中國很多人是跳過PC時代直接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中國有著世界上最大的移動互聯網人群——8.54億,超過了整個歐盟的人口,是美國人口的2倍。

      同時,由于我們傳統零售體系沒有美國、日本發達,我們就更有動力發展電商;我們沒有強大的信用卡體系,于是移動支付就發展非常迅速;我們主機游戲玩家人群太少,因此市場參與者開發網絡游戲、移動游戲的熱情就會特別大。

      毫無疑問,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是極其強悍的,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是全球系統里Bug一樣的存在。

      根據工信部的數據:截止到2020年,中國的4G基站超過了500萬個,這個數據占全球總量超過50%,要知道我們只占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但全球超過一半的4G基站在中國,從大興安嶺到海南天涯海角,中國4G農村覆蓋率也超過了97%。

      如今,5G基站又在復制相同的邏輯,甚至更加強悍:2021年3月25日,三大運營商共同宣布——國內5G基站數量破100萬,這一數據占全球5G基站的比例超70%。

      在看寬帶,中國互聯網寬帶的接入用戶達到4.4億戶,100兆以上的用戶數占比達到了79.4%,光纜的長度超過了4500萬公里014年以來,寬帶平均下載的速率都提升了近7倍,光纖進戶的比例達到了91%。

      這些強悍的基礎設施讓更多人連進了一張統一的大網,甚至中國覆蓋全面的電網其實也對中國互聯網的崛起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要知道,全球還有超過25億人沒有連入互聯網,而其中的一個重要障礙就是他們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沒有通電。

      疫情期間看到一則消息,某個鄉村的一名學生因為信號問題沒辦法上網課,在微博上發酵后,當地運營商專門在他們家附近建立了一個基站。

      上面說了人口優勢,而對于互聯網而言,人才紅利也是一個極其關鍵的部分,中國現在是科學和工程學學位的第一大生產國。

      每年有超過190萬理工科畢業生走出校園,中國大約有44%的大學生修讀了S / E(科學與工程),而美國只有16%,中國貢獻了全球將近四分之一的科學與工程學的學位。

      這些理工科學生當然并非每一個都能做到杰出,然而他們互相競爭、互相碰撞再加上企業的篩選和歷練,最終其中的相當部分會發揮他們應有的才華。

      人才數量是一方面,讓人才發揮出作用是另一方面,而中國蓬勃發展的風險投資其實也在很大程度上能讓優秀的互聯網企業和企業家脫穎而出。

      以2018年為例,中國的風險投資全年金額為1050億美元,幾乎與美國的1110億美元不相上下,這些風險投資的選擇也推動了初創企業的發展,今天,估值超過10億美金的獨角獸公司的數量也已經和美國不相上下了。

      中國理工科人才冗余的另一個明證是——根據國際專利局數據,2019年,中國申請專利的數量為5.9萬件,第一次超過了美國的5.77萬件。

      當然,這也是有代價的,典型的代價就是互聯網公司的996,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加班程度是相當驚人的,在中國,每個職工的平均每年工作時間為2432小時,而在美國則為1767小時,德國為1372小時、法國為1495小時。

      最后,以林毅夫的一段線周年時,我曾寫了一篇《本土化、規范化、國際化》的祝賀文章,提出只要我們維持穩定、快速的經濟增長,可以預期到21世紀中國會變成世界上最大、最有影響的經濟體,經濟學的研究中心也會逐漸轉移到中國。那時,中國的經濟學家會比其他地方的同行能更好把握中國經濟的脈動,他們對中國經濟的解釋、提出的理論也會隨著中國經濟現象對世界的影響而成為世界性的理論,他們當中就會有不少世界級的大師。”

      衛夕,微信公眾號:衛夕指北(ID:weixizhibei),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2018年年度作者。一名興趣廣泛的廣告產品經理,致力于用簡單語言深度剖析互聯網相關的邏輯。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是以產品經理、運營為核心的學習、交流、分享平臺,集媒體、培訓、社群為一體,全方位服務產品人和運營人,成立9年舉辦在線+期,線+場,產品經理大會、運營大會20+場,覆蓋北上廣深杭成都等15個城市,在行業有較高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平臺聚集了眾多BAT美團京東滴滴360小米網易等知名互聯網公司產品總監和運營總監,他們在這里與你一起成長。

    首頁 | 科技頭條 | 業界聚焦 | 互聯網絡 | 熱點專題 | 科技前沿 | 風云人物 | 媒體動態 | 產業經濟 | 移動通信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科技創新網(www.iambobos.com)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28

    電腦版 | wap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观赏网